Something Wong

魚涌食記-第二章: 告別單身派對(上)

魚涌食記-第二章: 告別單身派對(上)

By Something Wong (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)

續上文:https://www.menlogic.hk/somethingwong-alan197

話說,我和Catherine的婚事快要來臨了,在蚊蚊的幫助下,我將經歷一個有可能是歷史上最Hea不用準備的婚禮。

話說,蚊蚊在她的人脈上幫我搞店了最頭痛的場地問題。而整個rundown logistic都係找了專業的活動公司來製作。我和Catherine只需要在Whatsapp上面指指點點,就搞店,終於過了一次做客戶的癮。

就係咁,我同Catherine一齊Hea了幾個月。

而當下,我正在蚊蚊她們間cafe和她看成個婚禮的進度表,估唔到,仲有兩個禮拜,我就要同Catherine結婚。

「個Bachelor's party橫跨成個Weekend咁耐?你地準備帶我去邊度玩呀...」我問蚊蚊,因為每次提起呢個派對,大家總係神神秘秘。

「一般男人的Bachelor's party係去澳門紙醉金迷紅酒美人,應該無老婆會批准,所以我地兄弟團逆向思維,駛走成班姊妹團比佢地去澳門玩,兄弟團留港消遣。」蚊蚊終於放口說。

咁又係,而且成團兄弟都係女,去乜鬼澳門...(你會同成班女去打令嗎?)

「你個告別單身的Bachelor's party,肯定搞得好好睇睇。」蚊蚊說,「否則你估點解我會使多差不多成百萬將你個婚禮拆比活動公司搞。」

「成百萬?!」我驚訝道。

「相信我自己結婚那天,都無你這個咁犀利...」蚊蚊說。

當然,蚊蚊講野,信佢七成吧...

但是看著她說這句話的神情,有點酸溜溜,畢竟我們以前的關係,真係去到佢老豆Richard都當左我係屋企人...

「總之,下個禮拜四,你訓好覺,禮拜五請好假,養足精神,我lunch time前黎接你一齊食埋飯就出發。」蚊蚊說。

「我自己來唔得嗎?」我問道。

「絕對唔得。」蚊蚊說。

懶神秘...

回到家,我幫Catherine打開收到行李箱,那是琪琪送給我們的結婚禮物,一對貴到飛起的高級行李箱,一大一中Size。

「去澳門幾日要用行李箱?」我一邊用乾濕布清潔中Size那個一邊問。

「同嘉嘉的行李放埋一齊丫嘛~~」Catherine開心地道。

「哥哥會唔會唔捨得我?」Catherine就過來從後抱著我無啦啦問。

她的波餅,幾時都咁好食。

「放心...肯定唔會!」。我轉身過來反抱著她,摸摸她的頭笑說。

看到她那鼓埋個鰓,Do起個嘴的表情,真係可愛到想錫她一啖。

「不過話時話,到時結左婚,你係咪仲要叫我做哥哥?」。我問道。

我其實老是覺得她叫我做哥哥,有點變態。

「這個...」Catherine若有所思的說,「到時話你知!」。

我覺得我地結了婚之後,她還是以前那個Catherine,性格,是改不了的。

正當我想嘴埋去的時候,門鐘響起,打開門,是嘉嘉。

「Alan哥哥...我來同Catherine執行李...」嘉嘉說。

上次嘉嘉來我這裡,我還是和她翻雲覆雨,搞到水乳交融,差點「搞出人命」,依家,成個狀況不一樣了。

「來吧,等緊你呀~~」我對她微笑著說。

不過好明顯,嘉嘉對我的態度沒以前那麼熱情。

我好像又辜負了一個女孩子了...

「呀!你來了!」Catherine走了過來,給嘉嘉一個熱情的擁抱。

我趁機會走開了。

不過,嘉嘉同Catherine看起來感情還是很好的,總是在細聲講大聲笑。

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,結婚這兩個字跟我越來越接近,兄弟姊妹團在電話的Whatsapp group入面越來越多對話了。

尤其是那個「兄弟only」的Whatsapp group,大家不斷在提醒我要養足精神,在結婚前好好玩一次。

提一提,以下是我們的兄弟姊妹團成員。

Catherine姊妹團:
嘉嘉(伴娘)
同事Vivian
大波妹Jennifer
小學同學A
小學同學B
中學同學C
中學同學D
中學同學E

Alan哥兄弟團:
蚊蚊(伴郎)
琪琪
Riona
阿欣
Amy
Stella
Rachel
Summer

無錯,我的兄弟團全部都係女,而且更是我的舊相好。在Catherine全面嚴禁賤精Raymond當我的兄弟之下,唯有係咁組團......

時間飛快,我的Big day是下星期一,今日係星期五,過了這個weekend,我就變了個老襯了,在從此被困之前,好好Party一下吧。

同Catherine食完早餐,送了她上車(蚊蚊幫姊妹團訂了直升機直飛澳門來開她們自己的派對,個Package話包埋專車接送),剛剛沖完個涼,大完個便,門鈴便響了,是琪琪和Riona,還有一個不認識的女生,應該是蚊蚊請的活動公司的職員。

「呢位準新郎,準備好未?」琪琪問道。

「可以話未準備好嗎?」我笑說。

「來吧,親愛的,不要鬧了。」Riona一手幫我拿我套結婚用的西裝,一手把我拉出我的住所。

Riona真是一個說甚麼我都會聽教聽話的人。

「結婚戒指我地拿好了!」琪琪說,并將之交給那位一起上來的活動公司職員。

「放心,我地會小心保管!」不用我們提,可見這間活動公司信得過。

「好了,上車吧」。落到樓下,琪琪向那個活動公司職員交帶了幾句就推了我上車,那個活動公司職員則自己離開了。

「你屋企串後備鎖匙我都給了那個女的」琪琪說。

「甚麼後備鎖匙?」我問道。

「無野,哈哈!當我無講過~」琪琪說。

我比過後備鎖匙佢嗎?連我自己都唔記得了...

上到蚊蚊架勞斯萊斯,見她很忙的在電話上面發訊息,一時又打字一時又錄voice message,忙得不可開交。

「確認新娘一班人到酒店了?那麼繼續看住她們吧。」蚊蚊在電話上面說。

「你老婆仔同佢班姊妹安全到達酒店了」。蚊蚊坐過來,把手放在我大腿上,說。

我望著車內的幾位「兄弟」,不知怎的,眼淚谷了出來。

「好多謝你地...」我說。

「拿,唔好喊呀!」蚊蚊趕快輕輕的抱著我,並把一杯香檳塞到我手上。

她身上,香噴噴的...

「今個周末好好慶祝一下!」蚊蚊,琪琪和Riona一齊舉杯。

「Yeah!」我將香檳一飲而盡。

不過,唔知點解,呢杯香檳好上頭,飲完之後我即刻wing wing 地,全身發熱。

「我有少少...」我說。

「好好睡一覺吧,我們一班兄弟在那邊等你。」蚊蚊親了我一口,說。

「弊!呢鋪碌七!」我心想,但這個時候,已經迷迷糊糊地昏睡過去了。

ZZZZzzzzzzzz
ZZZzzzzzz
ZZzzzz
Zzzz
Z
z

忽然間,我聽到一些聲音...

越來越嘈雜...

是一班女生的聲音...

「喂!佢醒啦!」。

接著就是一記耳光兜野省過來。

我慢慢的張開眼睛,看到了阿欣的臉。

「那一巴係佢刮你的...」阿欣指一指身旁的人,說。

巡她手指指的方向一看,是Stella,我「兄弟團」的其中一位「兄弟」。

只見Stella面露笑容的站在阿欣旁邊,看著我好像很有趣的說。

「飲點水嗎?」。她問我道。

「先不用了,我上一杯飲完的東西搞到我暈左,你話呢?」我打趣笑說。

「那麼你要飲的話,通知聲,我拿過來,我餵你。」阿欣笑說。

正當我想唔該她的時候,我發現我被綁在一個特製的平台上了,還好,身上穿著浴袍。

「乜...乜事?!」我問道。

再看看四周,站了很多人,她們也是穿著浴袍,手上拿著一杯飲料,有的更是在吃著finger food,在看著我。

我認得出,她們大部份都是我兄弟團的成員,另外還有一些其他女生都在,個個我都識。

「蚊蚊,依家搞結婚定搞綁架?使唔使咁先?」我問道。

場內傳來眾人的哈哈大笑。

我環顧四周,地方很大很陌生,以前完全未來過,但是這裡的設備跟蚊蚊的Showroom相似,我們被一些大屏幕圍住,旁邊仲設置了很多茶點自助餐等。

「無,我地決定咁樣開始,刺激D!」Stella說。

「我地依家起邊?」我問道。

「既然係綁架,點會比你知?」蚊蚊摸一摸我心口,笑說。

「好了,大家都到齊,Alan哥哥都醒了過來,我地呢個Bachelor's party正式開始!」做這個announcement的,是Amy,好明顯,她是這次派對的MC。

「多謝各位忙裡抽閒來參加今日的派對,我地能夠大家聚在一齊,多係多得某個人做的錯誤決定...」這時,場地的。大屏幕上映了我在周大碌同Catherine求婚那段影片。

「而今次這個告別單身派對,我地要多謝蚊蚊團隊的安排,絕對物超所值,大家可以利用入場時派的RFID手環換領紀念品同埋玩小遊戲,去餐廳區食飯同埋到休息區使用睡眠設施和沖涼設施等。」Amy續說。

「如果大家身體有任何不適,我地在附近亦駐紮了『性躍袋救傷隊』同當值醫生。而本人亦都係一個專業的護士,如果有任何膝頭哥擦損等小傷千祈唔好等,立即話我知。」

做乜搞到好似音樂節咁...

「小禮物方面,我地按照Alan的尺寸做了一條同佢一樣,1:1形狀大小的條狀玩具,如果大家試過好用的話,我地亦有另一個含四段速摩打的防水升級型號可供選購,即買即用,仲免費送激光刻字服務,現場聯絡我地工作人員拍一下RFID手環就得,離場時計數。」Amy指了一指身旁的Riona,她手上就有兩條我似曾相識的小棒棒(似我),一條還是電動的,當她著開了帶電動摩打的時候,一眾女生都嘩嘩地叫。

班PK幾時拿了我下面的尺寸做商品...

「好了,事不宜遲,我地有請今次Alan同Catherine婚禮的伴郎,蚊蚊同我地講幾句。」

蚊蚊之後走到Amy身邊,接過她的咪。

「好多謝大家光臨,相信大家今次黎到這個派對的目的,都係為左在Alan哥哥成為人夫之前好好大家聚一聚。」蚊蚊說。

「正所謂春宵一刻值千金,廢話少說,就讓我地今次這個派對在安全,興奮的環境下順利進行吧,大家旁邊放小食的位置應該擺放左兩粒藥丸,一粒紅色,一粒綠色,紅色的是避孕的,綠色的是草本精華藥,令各位的體驗以倍數提升,食完之後覺得發熱是正常的,如有任何不適,請告訴我地的工作人員。」說畢,蚊蚊把兩粒藥都放到口裡。

「Cheers!」她舉起酒杯,將香檳一飲而盡。

場內各女生亦相繼把藥丸放進口裡,舉起香檳,一飲而盡。

「咁...可唔可以鬆開我?」我問道。

「鬆開你,無問題,我地有請第一批嘉賓上黎幫手」。

「來了!來了!」有一把很熟悉的聲音在人群中出現。

「我買了Early bird門票,可以最先開齋的!」。她說道。

接著她在人群中擠出來,一看,是我同事,Suki。

蚊蚊你到底請左乜野人來呢個Bachelor's party呀?!

(待續)

------------
作者Facebook專頁,喜歡入去Like一Like: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omethingwong

About Author

BG
前飲食記者,自由撰稿人,餐廳公關。 不資深飲家,現對酒精有種「渴」望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