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omething Wong

魚涌食記-第二章:嘉嘉有本難念的經

魚涌食記-第二章:嘉嘉有本難念的經

魚涌食記-第二章:嘉嘉有本難念的經

By Something Wong (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)

續上文:https://www.menlogic.hk/somethingwong-alan191

嘉嘉來了我家傾關於Catherine的事,飲L醉兼搞左成晚(Literally)之後,終於搞清楚個狀況了。

 

「我們一定要將Catherine救出來!」嘉嘉在我床上醒來後第一句就對我說。

 

嘉嘉和Catherine情如姊妹,差點比我還更緊張她。

 

「那一定的了!」我說。

 

「但係點救呀?」嘉嘉問道。

 

「這個,必須從詳計議!」我說。「你對那個Tina有多少認識?」我問道。

 

「都係見過幾次咋,一開始她表現得很好很Nice的,但之後,當她發現我跟Catherine的關係很好之後,她......

 

「她怎麼了?」我問道。

 

「有一次我剛好約了Vendor在這邊開會,去找她和Catherine食Lunch,食完之後Catherine去了洗手間,Tina她趁機會問我有無興趣玩三人行...」嘉嘉說。

 

「三人行?」

 

「那個那個嘛,咁其實我對那個女的無乜好感,要是玩三人行,都同你玩唔同佢玩啦。」嘉嘉說。

 

「咁比面呀?」我笑說。「咁你點答佢?」我問道。

 

「笑住咁擰頭lor,佢係Catherine新女友,唔通吊7佢嗎?」嘉嘉笑說。

 

「依家肯定好後悔當時無咁做吧?」我說。

 

「哈哈,有點!」嘉嘉開懷地說,之後,輕輕的親了我的臉一下。

 

嘉嘉這個女孩子,自己內心會想很多事,但是快樂的點很低,你只要讓她稍微開心一下,她就會放開自己。

 

「話時話,夜晚未刷牙...」嘉嘉說。

 

「呀,對,我都未刷,Let's go!」說畢,和她一起抱著床邊薄薄的被子走到洗手間(因為大家都無著衫)。

 

刷刷刷刷刷

 

刷刷刷刷刷

 

我和嘉嘉一起刷牙時,我從後一手抱著她,用自己的體溫避免避免她著涼。

 

想起來,這樣我以前也經常和Catherine在家這樣做...

 

「你家裡也有太多新牙刷了吧?!」嘉嘉刷完牙後指著剛才我幫她拿新牙刷的櫃桶說。

 

「有甚麼問題嗎?」我問道。

 

「全部都是小刷頭軟毛的,而你又用電動牙刷...那些新牙刷都是給其他女生用的嗎?」她問道。

 

聽到這樣的質問,我一時間唔知點答好。

 

「咁牙刷都可以有好多其他用途...」我說。

 

「哈哈!是甚麼用途呀?」一聽她語氣,我就知道她剛才在跟我鬧著玩。

 

「例如...蒸海鮮的時候用來洗蟹刷鮑魚!」我畢,便把被子包著她,空出雙手來對她上下其手。

 

「啊~~好衰的,不要!」嘉嘉口裡說不,卻把我的左手引導到她的右邊波。

 

「嘩,有人最近身材好了那麼多...」我邊摸她邊說。

 

「最近...少做運動...肥了些少...」她一邊享受著我的撫摸一邊說。

 

「那是剛剛好的。」我繼續毫不客氣的跟她做身體檢查。

 

嘉嘉的胸脯,從充滿彈性變成現在帶更多軟綿綿的感覺,是因為脂肪率高了,手感十分之好。

 

反正我雙手玩到不想跟她們分離就是了。

 

「錫錫...」嘉嘉被我摸到興奮起來了。

 

她想錫錫,那好吧,我把她靠到牆邊,轉過身來,把剛刷完牙的嘴巴靠過去,先輕輕的在她嘴巴上親了幾口,她隨即很配合地把嘴巴張開,在兩片嘴唇之間把舌頭伸了出來跟我唇槍舌劍。

 

我們就這樣在洗手台前捲著被子親熱了起來。

 

「他又來了...」嘉嘉指的是我下面的弟弟。

 

「那要煮海鮮嗎?」我問道。

 

「甚麼煮海鮮?」嘉嘉不解的問道。

 

「我之前講過嘛,通常煮海鮮之前都會洗蟹刷鮑魚...」我說。

 

接著,把我那已經硬了起來的弟弟往她下面掃了幾下。

 

「咦~~好衰~~」嘉嘉說。

 

「薯~~~」我說,接著繼續用嘴巴封住她的嘴,並輕輕的把我弟弟隊了入去。

 

「呀~~」嘉嘉感覺好像有點難受。

 

「甚麼事?」我問道。

 

「好大...慢慢來...」嘉嘉閉上眼睛很享受的說。

 

我親了她一口,以告訴她我知道了。

 

其實她不用說,我也會慢慢來,好好享受眼前這個美女。

 

借著廁所那幅牆,我借力把她稍為抱起了,讓她的體重稍稍轉移到我身上,這樣的話,她可以無咁累。

 

「啊啊~~」嘉嘉開始呻吟起來了。

 

「話時話...之前問你射不射入去,你話照舊,我照舊但你之後又話我好衰,咁到底照舊係射入去定唔射入去?」我問道。

 

「你...專心一點...好嗎?」嘉嘉問我道。

 

「唔好意思!唔好意思!唔好意思!」我邊插邊說道。

 

「繼續唔好意思~~啊!」嘉嘉叫道。

 

我越插越快,越插越大力,嘉嘉下面也濕潤起來了。

 

「Alan~~哥哥~~」嘉嘉一邊享受一邊叫我的名字。

 

「呀~~嘉嘉~~」我也咬牙切齒的叫道。

 

「I love you~~」嘉嘉叫道。

 

我把我的嘴巴再一次塞到嘉嘉的嘴上,來了個激吻。

 

接著,是一輪很專心的抽插。

 

講真,一個女仔開口講到I love you,你真係要好小心咁回答。通常最好就係唔答。

 

「啊~~啊~~啊~~」嘉嘉這樣叫,我很清楚知道,她要高潮了。

 

老實講,我也是。

 

「這次...射出面嗎?」我問道。

 

「不要!不要拔!」嘉嘉緊張地說,接著肉緊地捉著我唔放。

 

「咁...我照舊喇...呀!」我說。

 

無可奈何地,我又再一次射了入嘉嘉入面。

 

高潮過後,我攬住嘉嘉,大家靜靜地攬住回氣了一陣子,身體才恢復過來。

 

「如果...可以跟你一起...就好了...」嘉嘉說。

 

「我們不是在一起嗎?」我笑著說反問她。

 

「那我有點不想去救Catherine了...」嘉嘉笑說。

 

「想到辦法救她了嗎?咁得戚...」我笑說。

 

「我剛剛想到...」嘉嘉說。

 

我看著她,表露出驚訝之情。

 

同我搞野個腦都可以想其他事?是她太能夠Multi-tasking,定還是我退步左...

 

「剛才你話拔出來時,我不想你那裡離開我...一秒都唔可以...」嘉嘉怕羞地說。

 

「咁即係...」

 

「假如逆向思維,只要那個Tina不再愛Catherine,一秒都不想跟她在一起,那自自然然Catherine就不用再受到她的折磨了!」她說。

 

「嘩!好聰明呀你!...咁即係點?」我問道。

 

「轉移她的愛...」嘉嘉說說。

 

「轉移去邊?」我問道。

 

「我...未想到...」嘉嘉笑道。她這忽然間蠢蠢地的時刻很可愛,我忍不住親了她一口。同時慶祝一下我就算退步也沒有退得太緊要。

 

「你一定累了,有乜留返聽日先講,返去睡吧。」我說,接著,拖著她回睡房,輕輕的抱著她入睡。

 

抱著嘉嘉睡,她身體傳來一種年輕女生的香味,這一覺,睡得特別甜,可算是我最近以來訓得最好的一覺。

 

翌日,我係被一陣香味弄醒的。

 

「早晨!」嘉嘉捧著一個加大碼杯麵走入房。

 

「這是...」我問道。

 

「一齊食吧,我一個人食唔曬咁大個...」她說。

 

「上來吧!」我把被子揭開,讓她跳進來。

 

「拿住先!」她把杯面遞給我,接著便跳了入來。

 

「嘩!差少少就倒瀉」我笑說。不過,這時我感覺到呢個杯麵真係非一般咁重。

 

一揭開來看,不得了,嘉嘉煎了條廚師腸同一隻荷包蛋塞了入去。

 

加大碼杯麵的好處就是,得個杯大,有空間塞一些其他配料入去。

 

「咁犀利!」我說。

 

「見到雪櫃有就隨便拿來煮了,你唔介意吧?」她問道。

 

「點會介意,呢度你一向當自己屋企架啦。」我說。

 

「咁又係,哈哈!」嘉嘉接過我手上的杯麵,拿起塊子你一啖我一啖,餵埋我食。

 

有野到肚係唔同d,我一邊食一邊整理我的思路。

 

「你之前話,轉移Tina對Catherine的愛...」我說。

 

「是的!你有甚麼辦法嗎?」嘉嘉肉緊地問我道。

 

「我無。」我說。「但我有朋友應該有!」我說。

 

「咁仲等乜?快快找你朋友啦!」嘉嘉說。

 

「我問下佢地先。」我說。

 

「佢地?」嘉嘉問。

 

「對,佢地!」我邊拿出電話一邊說。

 

不過,等了一陣,她們還是無應機。

 

講的,是留美子和美智子,她們拍慣一些情情慾慾的影片題材,對於掌握另類的男女性心理,很有一手。

 

食完早餐,執埋床,還是沒有回音。

 

「我地不如去找她們吧?」嘉嘉緊張地說。

 

「那倒可以,反正近,我又有鎖匙。」我說。

 

說畢,見到嘉嘉Do起個嘴望住我。

 

「你都有好多女仔屋企鎖匙Wor!」她說。

 

「咁如果住得近的話...一時間無帶鎖匙出門口,找我好過找開鎖佬丫...」我解釋道。

 

「那我住得咁遠,係咪就唔需要比鎖匙你Keep?」嘉嘉問道。

 

「可以比我的,無問題!」我斬釘截鐵的說。呢D trick question,難我唔到。

 

「邊個話比你?」嘉嘉賭氣的說。

 

不過,出門口臨閂門的時候,我見到門鞋櫃頂多了一抽鎖匙。

 

美智子和留美子的家離我不遠,的士的話兜埋路都十幾分鐘就到,落車就後嘉嘉也很識做地在樓下買了珍珠奶茶同兩底雞蛋仔先上去。

 

一路上,我同嘉嘉講解美智子同留美子的事。

 

「難怪咁耐無找我!」嘉嘉說。

 

你估我想...

 

我用鎖匙打開了門,門一打開,嘉嘉叫了出來。

 

「嘩!我們入錯屋了!」她說。

 

她的天然呆,還真的幾可愛,既然剛才我用鎖匙開門,又點會入錯屋呢?

 

但是,屋入面甚麼都沒有,這倒是令我嚇了一跳。

 

是的,屋入面甚麼都搬走了,客廳入面只剩下一張桌子,幾張椅子,和一些基本家電。完全不像有人住的樣子。

 

桌子上面,放著一個信封。

 

那信是日文,嘉嘉看不明,所以坐在椅子上等我。

 

「有甚麼事嗎?」嘉嘉看到我面色一轉,問道。

 

「我嘗試翻譯給你聽吧。」我說。

 

信的內容是這樣的:

 

親愛的Alan San(老公),

 

  請原諒我們的不辭而別,我和留美子經過深思熟慮之後,決定站時離開香港,回東京去了。在跟你一起的短短時間裡,我們很快樂,因為遇到了一個好男人。告訴你一個消息,你當爸爸了!是的,在跟你一起的短短日子,我和留美子都一起懷孕了,而毫無疑問地,我們一直就只有你這一個「老公」。

 

  謝謝你對我們的照顧,讓我們得到人生這個階段最想要的Baby。本來只是我特別想要小朋友的,但可能是留美子被我改變了想法吧,一個女人去到某個階段,就是想安定下來,但是像我們這種有過經歷的,莫說生個正正經經有爸爸的孩子,連找個真正對我們好的男朋友也不容易。所以,謝謝你,讓我們得到想要的生活。

 

  當然,我們也明白,要你當兩個同父異母孩子的父親,是一件對你不公平的事,所以請你放心,我們不會讓你難做的,你也不需要主動去要求負上當父親的責任,生活方面,我和留美子一直都不缺錢,而我們亦會把工作地點改在日本,繼續為Riona及,蚊蚊小姐服務,幫她們拓展日本及東南亞的市場(麻煩見到她們的時候幫我謝謝她們的包容和支持)。以後當然會回來香港跟大家聚聚,但是,應該要等我們生完孩子之後的一段時候才能抽身回來了。

 

當然,我們也歡迎你隨時過來探我們。我們的門一直都為你打開的!

 

謝謝你,為我們帶來了美好的日子,甜蜜的回憶。

 

以下為我和留美子在東京的電話和地址聯絡,電郵不變。

 

美智子&留美子

 

我把信的大致內容念完給嘉嘉聽之後,我頓時覺得不知所措,因為,我無緣無故當了爸爸了,而且還是和兩位媽媽一起當了兩個孩子的爸爸......

 

「怎麼辦...」我說。

 

「怎麼辦...」嘉嘉也說。

 

我們就在那空屋裡,呆了半刻鐘的時間。

 

之前她們說讓我擁有新生活,結果是我讓她們展開了真正的新生活...

 

既然要找的人不在,我們也不在這裡久留了,反正這個單位一直都是蚊蚊用來給她們當員工宿舍的,鎖匙我下次見到蚊蚊交還給她就是了。

 

「咁...依家去邊?」我問嘉嘉道。

 

「我...去一去對面診所,你先回家吧...」嘉嘉表情略帶慌失失的道。

 

「那,要我陪你嗎?」我問道說。

 

「唔...唔係幾方便...」她說。

 

「好吧...那你有甚麼就打電話比我吧。」我說。

 

「好的好的!」嘉嘉說畢轉身就走,過了對面馬路的女西醫診所那裡。

 

「千祈唔好有甚麼...」我聽到嘉嘉自言自語地說。

 

就這樣,我回到家,帶點不知所措。即使有了她們在日本的聯絡方法,我都沒有主動找她們,我還未準備好。

 

第二日,回到公司返公,腦海入面不斷在想這件事,好明顯工作不在狀態,好辛苦捱到放工時間,我準備去廁所之後收工,經過Pam姐的房間。

 

「Alan,進來。」Pam姐見到我經過,用不溫不火的語氣叫我道。

 

到底乜事?

 

(待續)

 

------------

作者Facebook專頁,喜歡入去Like一Like: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omethingwong

 

About Author

BG
前飲食記者,自由撰稿人,餐廳公關。 不資深飲家,現對酒精有種「渴」望。